返回列表 發帖

[都市言情瘋狂] 還看今朝 后記(17) 瑞根





啃書│啃書網│啃書閣│啃書論壇│瘋狂中文│瘋狂中文網│瘋狂中文網論壇www.7662691.live 瘋狂書庫www.fkzww.com


   “對于深川來說,現在我認為已經不是制造業的問題而在于制造業的級數問題!鄙痴枦]有在蘇倫康面前多少顯擺,而是和對方踏踏實實的進行探討,“單純的制造業,或者說基礎性的制造業,對于深圳來說,以前可能是根基,但是現在我們需要讓這個根基升級換代,我們需要讓這個基礎出現迭代式的提升,只有創新才能使得這些產業真正出現脫胎換骨式發展,而做不到這一點,可能他們面臨的要么就是轉移,要么就是淘汰!

    蘇倫康聽得很認真。

    在國家發改委工作幾年,有曾經執掌了高技術產業司幾年,他一直對深川的發展很關注。

    深川在產業升級迭代上的確做到了全國最好,對新產業的培育和扶持同樣也做到了極致,尤其是一些產業剛一出現,一些配套和附屬產業就會迅速云集衍生起來,基本上不需要政府來采取行政措施來支持,就能自發性的形成一個生態體系。

    這也是蘇倫康最羨慕的,在藍島現在這方面還差距比較大。

    “深川已經形成了一個比較寬松的發展環境,同時從產業本身來說,其激烈的競爭又迫使企業需要不斷在科技創新和模式迭代上實現突破,這方面政府更多的是予以一些包容性的關注和支持,而非行政干預,……”

    “正陽,看來你對你們深川是信心百倍啊!碧K倫康笑了起來,若有所思,“那深川有沒有自身的劣勢呢?”

    “有,當然有,土地資源不足,高等教育資源匱乏,這是先天不足,所以我們必須要通過后天的不斷來彌補,好在我們深川也形成了一個比較強的吸引力機制,通過為高等人力資源提供充分發揮的平臺空間來做到這一點,就這個角度來說,做得還不錯,至于說土地資源的問題,比較具體,我們還需要不斷探索新的模式來解決,或者說緩解,……”

    蘇倫康意識到沙正陽對深川的分析判斷有很清醒的認知,未來深川該如何走,沙正陽有著他自己的想法路徑,那藍島呢?

    恐怕這就是自己該考慮的問題,如沙正陽所說,到深川可以學到一些東西,但是能不能化為藍島自己可用的,還要看藍島自己,更需要摸透藍島現狀和存在的具體癥結,才能找到真正的切入點,對癥下藥。

    蘇倫康看著對方氣定神閑的狀態,甚至感覺對方已經有了一點兒運籌帷幄的氣勢,一個念頭突然浮起:“正陽,你要離開深川了?”

    沙正陽微微一驚,

抬起目光,一時間卻沒有回答這個問題,思考了一陣才道:“倫康,為什么這么說?2008年我才來深川,這才幾年?”

    蘇倫康搖搖頭:“深川這個地方,一把手向來時間不會太長,這更像是一個試金石,嗯,看看你能不能在這個崗位上熠熠生輝,那也就能決定你未來的前程!

    沙正陽一怔之后,沒有再反駁對方這個話題,而是輕描淡寫的回了一句:“也許吧!

    *

    焦陽踏進沙正陽的辦公室時,還有些局促。

    他不是第一次來深川,前幾次來深川,他都沒有來拜訪沙正陽,不過這一次他還是決定要來一趟。

    沙正陽到深川已經工作三年多了,期間回漢川的時候很好,只有前年回來的時候見過一面,但是因為時間原因,焦陽和沙正陽也只是抽空擺談了二十分鐘,沙正陽就因為有別的安排要離開了,道別時沙正陽還專門叮囑自己有空到深川的時候一定要來他那里坐一坐。

    焦陽也很清楚現在的沙正陽有多忙,所以幾次來深川,不管是招商引資還是洽談工作,他都沒有打擾對方。

    這一次也是思考再三之后他才打的這個電話,如果對方真的沒時間,他也就不會去打擾對方。

    沙正陽推門進來,就看見站起身來的焦陽,還是那副有些文青氣息的模樣,不過總算是老練成熟了許多。

    前年因為時間太短,也沒有來得及多談,所以這一次焦陽給他打電話時,他雖然忙,還是決定抽出時間來和對方見一見面,好好聊一聊。

    “沙書記,……”

    “喲,焦陽,什么時候我們倆之間都變得這么客氣了?”沙正陽朗聲大笑,“各說各的,叫名字,就咱們倆,哪有那么多客套!

    正陽兩個字在嘴里滾動了幾圈,還是沒有叫出來,焦陽覺得這恐怕都是一種心理障礙了,雖說當年對方是和自己一起參加工作的,關系一直不錯,但是這不代表就不講規矩了。

    很多時候這些東西都是約定俗成的,你以為無所謂,但是在其他人心目中卻早已經成了難以逾越的“紅線”。

    “廣交會結束了?”沙正陽見對方囁嚅半晌,也知道對方可能實在不好張這個口,只好把這個話題帶過,內心深處卻也有些嘆息,蘇倫康可以和自己名字相稱,那是因為各自的身份差距不大,雷霆和馮子材可以和自己名字相稱,那是因為各自所處的領域不一樣,但對于焦陽來說,的確太難了。

    焦陽是來參加廣交會的,當然也還肩負著其他一些工作,他現在是穹山縣的常務副縣長。

    “還沒有,但我們這邊工作差不多了!苯龟栆娚痴枒B度和藹,心里也慢慢平靜下來,他也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兒過于拘謹了,“所以看你忙不忙,來看看你,你現在會老家的時候恐怕也很少了吧,春節我回銀臺時,還碰見了正剛和你父母!

    “哎,的確少了!鄙痴栆灿行└锌,搖搖頭,“從銀臺到穹山,恐怕有些不適應吧?”

    焦陽的仕途其實并不算太順,到銀臺縣委宣傳部擔任副部長之后下了鄉鎮,在鄉長、書記位置上一干就是六年,2006年才調任縣府辦主任,2008年任穹山副縣長,2010年任穹山縣委常委、宣傳部長,今年才轉任常務副縣長。

    “還行,你也知道我原來一直在鄉鎮干,雙林鄉那個地方也是一個窮鄉僻壤,一干六年,啥苦都吃過,所以穹山雖然窮了點兒,偏了點兒但好歹是一個縣吧,現在縣里班子還是比較強的,書記縣長都很年輕有朝氣銳氣,所以我覺得是個干事兒的地方!

    焦陽的昂揚姿態倒是讓沙正陽頗為喜悅,他就喜歡這種面對困難而不懼怕挑戰的性格和氣勢,“嗯,你算是從銀臺出來了,那王仲華和汪劍鳴呢?對了,還有陸烜,我們這一屆就我們五個呢!


一字記之曰:『頂』!

TOP

還看今朝 后記(17) 瑞根

TOP

返回列表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软件 山东11选5前二遗漏怎么选 福建快3 安徽快三3d 网赚项目0投资赚钱 网赌分分彩输了很多钱 加拿大28预测 广东26选5开奖结果查 股票行情最快的软件 双码是双数吗 体彩十一选五陕西